• “让劳动理念深入人心” 2019-04-10
  • 兰州文创城中线桥项目有序推进 全长约4.2km直通安宁区 2019-04-10
  • 探访上合新闻中心:29个工作组保障新闻中心运行 2019-03-31
  •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-03-31
  • 王志忠案警示录:从工人到世界500强一把手再到阶下囚 2019-03-28
  •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-03-25
  • 中国高铁:“高台”起于“垒土” 2019-03-25
  • [微笑]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!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,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。 2019-03-23
  • 网络赌球水很深,球迷们千万不要碰! 赢了钱分分钟取不出来 2019-03-16
  • 改造人:我身体里的器官是二手的

    100000+ 2019-03-18 16:27 新男人装

   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 www.khlz.net 微信扫一扫
    分享到朋友圈



    因为与生俱来的不寻?;蚝筇斓囊馔?,许多人的身体不得不面临着重新改造,五官、四肢、躯***、内脏甚至是***别。


    我是谁?我会后悔吗?我会自卑吗?我该如何看待生死? 我们找到5位改造了身体的人,聊了聊他们“第二次”的人生——他们平淡如水,我们平地惊雷……




    在我四五岁刚开始有***别意识的时候,我以为我会属于女孩儿那一边。但有一次我的父母跟我说我长大后会变成男人,我很惊讶,我哭了,我不***。


    虽然无论是外表还是交流都看不出任何区别,但我害怕一些细节会暴露我的***别认同。一次过年的时候家里给我买衣服,裤子上有花,我认为花意味着女孩,所以我就不敢穿,害怕我穿了那条裤子,会留下一个线索被别人发现——我是想做女孩子的。


    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也交过女朋友,是发自内心喜欢,因为我觉得女***是美的,我喜欢美的东西。为什么我自我认同是女***,又会喜欢女孩呢?这个弯我转了很久才转过来。我觉得跨***别者面临的核心问题是“我希望以什么身份面对这个世界,我希望这个世界怎么来面对我”,在“我是谁”之后才是“我喜欢谁,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”。


    2007年,我24岁,在搜索相关医疗资料的时候找到了一个***,认识了类似经历的人。但对我来说,如果要尝试着去以女***的身份生活的话,还是太难了,根本不可能。自己关起门来打扮还行,要走出这个门,哪里有这么大的勇气呢?



    很快金融?;戳?,上海一大批人失业,我也失业,整天待在家里看《锵锵三人行》。有一次我自己想明白一件事——我要面对的未来的人生,让我很恐惧,有很多无法克服的困难,对于***别转换这个过程和结果感到非常的恐惧,不知道迎接我的是什么,是那种失望想要死的感觉。


    我记得那个下午我躺在沙发上,突然想明白,如果我连死都不怕,我还怕什么。如果我去做了手术,结果很糟糕的话,我死还来得及。我决定去做变***手术,但我需要过程。


    在25到27岁的两年里,我开始慢慢地以女***身份去生活,一个很大的契机就是社交平台从QQ到微信的转变。以前在我QQ里面的很多人,在用微信之后都没联系了,但也认识了更多新朋友。


    有天晚上我穿裙子出门,回家进门看到我的房东站在必经的过道上——她是一个老太太,看到有人进来,问:“你是谁?”我说我是你的房客,她愣了几秒钟后忽然就笑起来了:“你怎么变成女孩子了!”我以为她会不高兴,觉得她不要生气就好,结果她非???。


    2010年12月底,我终于做了手术,变成了女***身体,手术后的三个月我很痛苦,早上起来刷牙,刷完之后,我站的那个地方就会留下一摊血。



    做完手术的那个农历新年我没回家,我去手术的时候就知道我不能回家过年了。刚开始的时候父母虽然支持我手术,他们能理解能支持,但在我手术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后,他们才愿意让我回家,这对他们来说压力很大。他们允许我回家的时候,还特地交代:你要七八点钟之后天黑的时候回来,不然被邻居看到会说的。


    其实做手术前,我收集了一份跨***别有关的资料,打印出来装订成书,然后里面夹着一个我的心理鉴定书,证明我的心理没有问题,然后我把这本书寄回家了。我消失了一个月,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,但并不是说必须要理解我,我才能去这么做,我只是告知一下,毕竟这是我的亲人,我知道他们需要时间。


    有一种说法是,当你宣布出柜的时候,你的父母就进到柜里去了。何况我还是跨***别,他们可能又要花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才能真正接受。


    ***别越来越被认为是一个光谱的结构,也就是说一个人的***别可能是流动的。因为***别是社会构建出来的,既然是构建的,它的定义也会发生改变。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面,你的认知改变,或者是人生阅历的丰富,都有可能重新定义自己。


    对我来说,30多岁可能才是我人生的开始。


    我去改***的时候,派出所里没有什么人,柜台里面有位女******,她用很私人的那种交谈方式跟我说,为什么想改成女人,你还年轻你不懂,这是个男人的世界。但是我心里想的是女人也许是弱者,我是女人,但我不是弱者。


    我现在会反思。以前我会觉得我只能走这条路,但是现在我会思考,如果当时我不做手术的话,现在会怎么样?是不是会多一个选择?




    我的病是肝硬化,医学上的结论就是叫作“良***的、致命的、不可逆转的病变”。从医的同学后来告诉我,能治好唯一的办法是做肝移植。其实我一直很健康,跑步健身,我觉得同龄人里面也没有比我更强的。但实际上,***有一亿人是乙肝***携带者,我检查出来有三项指标阳***,这意味着有潜在的感染。


    2012年的时候我觉得身体容易累,跑步越来越少,而且容易疲倦,工作上也不是那种很积极去主动吃苦,不爱跟人说话,人也比较压抑。直到年底某天半夜吐了血才意识到我真的出问题了。


    过完春节,我试图做换肝手术。刚开始我很犹豫,做完了以后是不是人就废掉了?就没力气了,也不能***活了,不能做手术了?我觉得可能就是还能喘口气儿,延缓延缓生命吧。



    这之后我从北京飞到广西参加了一个公益活动,那是我一直参与的修复唇腭裂的活动,我算是很资深的志愿者了,那次去其实有告别的意味,和几位关系近的朋友说了病情,我要做手术,也许以后不会再来了。


    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的亲人,因为我怕他们还健在,你却不能再赡养他们,这是最没办法的,但你遇到了这事儿,也要接受。乐观一点说,我觉得我的病不至于这样,我会活着。那不是更好吗?那就更没必要说出现什么事儿都跟他们讲,没必要多一个人为我担心。所以我的母亲和一些亲人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做过这个手术。


    偶尔一次在医院看病的时候,同事说他认识的做过肝移植的人原来什么样,做完后生龙活虎,恢复生机,还参加各种律师考试等等,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了,这才让我下定决心去做移植。


    我一边继续锻炼保持身体健康,一边等待时机。直到8月份,终于等到了合适的肝源。我下午接到电话赶到医院,6点去住院,晚上10点多开始做手术,肚子这边整个剖开,连夜做了8小时。手术肯定是有风险的,如果在手术台上我“过去”了,我是不知道的,所以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

    在ICU(深度监护病房)待了一天,第二天上午大概9点多,我有意识了,就好像你睡觉突然醒来一样。从那一刻开始我是很高兴的,我知道自己醒过来了。


    那时候我什么也看不见,但是我没难受,也不疼,全身还是***的状态,作为医生,我知道我手术成功了。我活着,我没有死。下午夫人就允许朋友来见我了,我也带着微笑,因为我太开心了,当时就叫他们拍了一张照片发在了朋友圈。


    我有一种久违的元气回魂的感觉,这就像是获得第二次生命,这种感觉特别强烈。过了两个月我基本恢复正常了,又开始上班了。大家觉得我比以前更开朗了,或许我本身的***格就是这样吧,只是以前生了病……


    除非有一天我的肝对我出现排斥了,那我再想办法吧,发生了再说,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正常人。这个事情对我来说过去了就过去了,我现在就当没有发生过,开始新的生活吧。




    家人都说,在我两个月大的冬天的时候,被老鼠咬掉了鼻子,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但是在16岁之前,我的鼻尖鼻翼即鼻三角这一块是空荡荡的。


    从小大家对我都会有异样的眼光,我能感受到的。因为别人都有的该有的,我没有。大人可能不会这么说,但是小孩儿不懂事,就会指指点点。后来我大一点懂事了去上学了,虽然感觉自己会有点不一样,但是没办法,我必须接受,其实听多了也许就习惯了吧。我会假装无所谓,就当没听见,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些。


    但是在农村封闭的环境里,自卑,肯定是有的。我们小时候都是爸妈去外面打工,过年才回趟家。小孩儿留在家里被老人带大,和父母还有外界的沟通太少了,更没有父母的疼爱。



    我的外公外婆,他们会尽可能给我比较好的东西——比如好吃的总留着给我,或者说多给你零花钱,他们觉得你从小命苦,父母又不在身边,必须多疼一点。但我一直没学会大胆地去表达自己真实内心的感受,我不敢正视他人的眼光,内心会有不安全感,我更喜欢跟特别熟悉的人待在一起。


    可我现在回想一下,其实自己一直很幸运啦,虽然我有小***,但从小没有被抛弃、我有家人陪伴,在读书的时候,我家条件不好,老师也会特别关照,我都一直心存感恩。


    不过家里人还是会担心我的形象以后会影响到工作或者成家。到了16岁(人长成形的时候),家里找亲戚们凑钱,去省医院给我做了手术,用额头皮来修复鼻子这部分,但因为没有垫软骨,等于是个塌鼻子,所以形状并不好。


    那是趁着初中毕业暑假的两个月我做的,我在医院待了两个月,入学耽误了一点时间,我去上课那天戴了帽子,塞了鼻塞,和同学蛮不一样的。经常有同学好奇,我慢慢学会很坦然地跟他们去解释交流——其实这又不是丢脸的事情,而且并不是我的错。



    好像我的从前并没有留下什么太痛苦的记忆。


    2012年我大学毕业,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好一些。上学的时候,我***格偏内向有点自我封闭——形象会直接影响你的人缘关系,可能长得漂亮的,人缘关系就好一点吧。


    所以工作之后我利用年假和休息日,留意能做鼻再造的医生,花了有四五年时间,最终决定去北京。


    我一心期望会一切顺利,谁知道中间出了意外,手术时间从四个月变成了九个月。疼痛难耐的时候,我会质问我自己何必受这罪,塌鼻子虽然不好看但并不影响我的生存啊。但是不做又特别不甘心,既然来了就再忍忍吧。


    其实比较起来,我就很幸运了——住院的病友几乎每一个的***都比我严重得多,隔壁病房有一个孩子是严重的脸部烧伤,失去了父母,从小在福利院长大,我们聊天的时候,他的眼睛总是躲避着人。


    在医院九个多月,我已经把这里熟到得当成了自己家了。有时间就会到处玩,开阔见识,闲下来就会不断反思自己的过去和未来。我总觉得自己不够成熟,或者说做得不够好,总希望自己能够成长更快一点。


    相对于如何过好有意义的短暂一生,也许没有鼻子并不是什么大事,每个人都有***吧,内心的***可能更可怕,只是有些人是看不见的。你的出身环境没法改变,所以就要接受它,有能力再慢慢变成身心更好的自己,不必太在乎外在的东西。




    “残疾”意为“残废的、无助的、无用的,残破的、停滞的、被破坏的、受伤的,被损毁的、跛脚的、被肢解的、破损的、累坏了的、虚弱无力的、瘫痪的、身体功能存在障碍的、衰老的、破旧的、被闲置的、没用的、疲劳的、破烂的,不被考虑的……”这些所有负面的形容词。


    我当时把上面的内容读给我一个朋友听,一开始我是笑的,当我念到“被损毁了”的时候,我哽咽了,我不得不停下来,让自己从被这些词的打击和***中恢复情绪。


    我天生有问题,在婴儿时就做了膝盖以下的双腿截肢,只能靠义肢走路、跑步。


    我的生命中有这样的一个人,为我打开了心门,他是在我小时候照顾我的一位医生,他总是在白大褂里面穿着颜色很亮的衣服,他的***格使得他和孩子们相处得很好。



    除了身体训练课程之外 我在医院里面度过的时光都是很快乐的。我要用那种很粗的带子一遍又一遍地做体能训练,锻炼我的腿部肌肉,我真的很烦那些带子。当时我还是个5岁的孩子,便和医生讨价还价,求他别再让我做那些体能训练了。 当然,那是不可能的。然而有一天,他在我做体能训练的时候来看我了,然后摸着我的头说:“刘兴,你真是个强壮的孩子啊,我感觉有一天你能把这些带子都弄断,你把它弄断的时候,我就奖励你100块钱?!?/span>


    很显然,这是他的小伎俩,他只不过是想让我做这些我根本不爱做的体能训练。但是他确实成功地让我所讨厌的行为转化成了一个充满希望的经历。所以我常常在想,他当年的视野以及他给我的“强壮的孩子”这个称呼,对我的自我认知的影响有多么大。


    如果你在我15岁的时候问我,愿不愿意用我现在的义肢换一双真腿,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,因为我太渴望得到那种“普通”了。但是如果你今天问我同样的问题,我就要琢磨琢磨了——我使用假肢的这段经历对我的影响很大,也许,我已经由内而外地脱胎换骨了并且接受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。


    我戴着义肢奔跑徒步、参加活动,现在我佩戴义肢就像佩戴太阳镜一样平常。我有几副义肢,有的是用来跑步的,有的是用来徒步的。说真的,有了它们我能穿各种不一样的鞋,而且,还能随时改变我的身高……


    后来我碰到了很多人和事儿,参加了很多活动,并且参与过有关义肢的试验技术。人们在活动后会找我,不论男女,谈话内容基本都是“刘兴,你很***,一点儿不像残疾人?!?我想“这确实挺***的,因为我也一点儿也没觉察到自己是残疾的”。




    我在一个常规***腺检查中检查出***腺癌时,很震惊,觉得天都塌了。2016年4月份,我的孩子10岁。


    医生的建议是尽快切除。我之前见过一个***,她是***腺癌晚期,活了十年,所以我的想法是这个病是致命的,但如果我的心态各方面能调整好,也许我能活个十来年,如果有十年的话我的孩子就大了,那我就努力把她养大吧。


    真正确诊是在4月20日,那天我是下午1点钟进的手术室,醒来的时候发现是6点钟。当时我就哭了,我知道是恶***肿瘤——如果是良***的,手术大概一两个小时就结束了。主治医生还在给我包扎,劝我:你哭什么,手术不是挺成功的嘛。


    我一直哭到病房。第一次换药,纱布全拆下来我都没敢看,等到去拆线的时候我才看到自己的左胸,真的太丑了,从左腋窝到左***房有一段大概20厘米的伤疤,用订书针密密麻麻地订着,一共40多个。镜子里的我只有一个***房,左胸是平平的,还有个那么长的疤,我觉得自己是个怪物,心里都特别痛苦。



    其实在得知生病的时候,我的第一个念头只是切掉它先保命,但命保住了之后,你就会发现你的身体不一样了——***房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标志,现在我少了一个,还那么丑……


    我的丈夫总是安慰我,他完全接受那样的我,我能活着就挺好,“我不嫌弃”。但我要的不是你不嫌弃,真的不是你不嫌弃。


    大约一个月之后,我想出门了,待在家里实在太闷了,我在网上买了两个义***以及佩戴义***的文胸。我总会低头看两个胸部是不是一样,也会盯着旁人的胸部看——无论她的胸是大是小,最起***它是两个,就是这种感觉,我真的以前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事情。


    我去学瑜伽,活动几下就要往下扯扯文胸,它总往上跑;我不能去游泳,也不能去泡澡,不能做很多事情。


    大约六个月后我去做了***房再造手术,我请了很长时间的假,一边治病,一边在家收拾屋子看书做家务陪孩子。


    虽然我的病很轻,可能不会导致复发转移,但是因为我的***格真的不好,脾气急,很可能不会像别人恢复得那么好。我就担心哪天要是我没了,我的孩子能不能顺顺利利地走下去。所以我特别希望趁我在家的时候能好好地把孩子管教出来,所以我现在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。


    从生活习惯到学习习惯,我什么都管,但是我们从来不谈论我得病的事情。她很恐惧,她的内心是抗拒生老病死的,她不问我也不说。我觉得我的病给她带来了巨大的不安全感。今年年初孩子变得很叛逆,叛逆到我都快不认识她了。她不顶撞我,但是有时候我说她一句她扭身就走。


    我们关系最糟糕的时候,我给她整理衣服她都会往后退,我看着我的孩子已经不敢再靠近了。



    我发现我对死亡的恐惧让孩子心里更没有依靠和安全感,我对自己死了以后孩子怎么办的恐惧影响到了她。我把她看得太紧了,她会觉得妈妈一直没有跟我谈过这些事情,会不会有什么东西我不知道。所以我找了个时间,跟她好好聊了会天,我问她,“***病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?”她说知道的不是很多,我就把所有的经过全都讲给她听。


    听完之后她挺平静的,她说,妈妈,其实你很幸运了,那么大的病到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已经很好了。


    改变是很大的,当我自己心态调平和了,孩子和家人也会平和下来。我觉得如果我不生这个病,我还在忙着工作,也许我都不知道她的青春期来了,然后它就过去了。


    我宁愿承受生病那个痛苦然后来到现在的状态,活就好好活,死就痛快死了。我知道我要怎样活着,我知道我能给我的家庭,以及给我的孩子带来什么。


    监制+编辑=宛冬  摄影=严寒  

    特别鸣谢=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

    妆发=赵文静+LISA   采访+文=阿鱼  

    摄影助理=超子+小山 道具=沈帅  后期=D41


    热文回眸

    帅哥,最终都会长成赵本山

    我们炮制了一个假的韩国明星

    看看***粉丝有多疯狂


    葫芦娃,亚洲第一斗殴天团

    我们潜入了夜店后台...


    订阅号关注“新男人装”

    是的,你们的男人装又回来了


    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!

    分享到朋友圈才是正义之举......

    狂戳底部“阅读原文”,去好好玩百货逛逛…

    100000+ 分享给好友
    标签: 二手  身体  器官  造人  
  • “让劳动理念深入人心” 2019-04-10
  • 兰州文创城中线桥项目有序推进 全长约4.2km直通安宁区 2019-04-10
  • 探访上合新闻中心:29个工作组保障新闻中心运行 2019-03-31
  • 陵川县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2019-03-31
  • 王志忠案警示录:从工人到世界500强一把手再到阶下囚 2019-03-28
  •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-03-25
  • 中国高铁:“高台”起于“垒土” 2019-03-25
  • [微笑]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!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,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。 2019-03-23
  • 网络赌球水很深,球迷们千万不要碰! 赢了钱分分钟取不出来 2019-03-16